• 虚拟运营商困兽犹斗:分享通信欠款已达1.58亿元,松岛枫人体
  • 发布时间:2017-03-03 15:45 | 作者:第一网络 | 来源:第一网络编辑
  • 虚拟运营商困兽犹斗:分享通信欠款已达1.58亿元,近日,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陷入欠款危机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3月2日,北京商报记者从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处获悉,分享通信对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已经达到1.58亿元,如果股东问题不及时解决,该公司有可能倒闭破产。分享通信并不是第一家出现财务危机的虚拟运营商,早在去年中旬,另一家虚拟运营商华翔联信就因业绩亏损被控股方挂牌出售。“批零倒挂”、实名制问题、电信诈骗已经成了压在虚拟运营商身上的三座大山,再加上移动转售正式牌照迟迟不发,不少企业开始打退堂鼓,在业内人士看来,虚拟运营商已经迎来洗牌窗口。

    \

    财务危机

    针对此前分享通信财务危机的传闻,北京商报记者从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处获悉,分享通信的欠款不仅仅是8000万元,而是达到了1.58亿元。

    据该负责人提供的“分享通信集团关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分享通信对外欠款急需支付约1.58亿元,其中,欠三大运营商的款项达到1.3亿元。因未及时支付对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已导致分享通信业务全部处于停滞状态。如股东之间不及时协调解决,将直接导致分享通信移动转售牌照不予获得,公司随时有可能倒闭破产。

    分享通信的资金危机始于该公司股东之间的纷争。北京商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函件显示,作为分享通信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蒋志祥曾于2017年1月20日向分享通信集团的股东北京天润伟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润伟业”)致函。在这份名为《关于股东天润未配合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中,蒋志祥表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困难,在1月3日就要求天润伟业前来协商,而直至1月20日仍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据介绍,在分享通信集团的股权中,董事长蒋志祥占股51%,天润伟业占股49%,其法定代表人是贾树森,但贾树森不签字同意增资方案,也不同意撤出方案。据分享通信方面透露,集团目前根本无法找到贾树森。

    按照“分享通信集团关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中所显示的信息,要想解决分享通信目前的资金问题,需要引进“特许合伙人”公司,同时公司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

    难以盈利

    一直以来,分享通信都坚持做个性化品牌,独创“绿·集·享·连·尚”五大平台品牌,也尝试走高端化路线。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分享通信做个性化品牌的方向是可取的,但该公司并不适合做高端用户市场,因为分享通信没有足够的资金长期维护品牌,高端市场也是“批零倒挂”最严重的领域。

    移动转售一直都是个砸钱不见利的行业,自2013年试用以来,绝大多数的虚拟运营商都遭遇了亏损,有的企业不堪重负已经退出,而发生财务危机的也不只是分享通信一家。去年5月,获得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华翔联信24.09%股份转让信息出现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上。挂牌信息显示,清华控股方面拟以766.06万元挂牌价出清所持有股权。业绩亏损或许是清华系两次试图出手的原因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清华控股及其子公司作为发起股东,还曾为华翔联信提供业务知识产权、产品技术等支持,早在2015年底,清华系就在寻求出清其持有的华翔联信股权。

    当初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发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是因为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垄断整个国内电信市场,扶持民营资本实质性进入基础电信领域,是为了增添电信市场竞争活力。然而,试点牌照颁发后,多数虚拟电信运营商纠结在“批零倒挂”的问题上,无法盈利。

    所谓“批零倒挂”,就是指基础运营商给虚商和用户的价格不同,批发价比零售价还要高,但虚拟电信运营商不得不依靠批发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卡号来经营,因为其没有骨干网络。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这是导致颁发试点牌照三年来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仍处于亏损状态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面对“批零倒挂”的同时,虚拟运营商还需要承担基础运营商不断提速降费带来的竞争压力。低价从来都是虚拟运营商吸引用户的优势,当这一优势不存在时,既有用户都难以留住。

    今年1月,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透露,截止2016年年底,移动转售的用户数超过4300万,占到了全国移动用户的3%左右,42家发试点批文的企业中有11家企业用户数超过100万,其中最大一家用户超过800万。

    猜您喜欢:
  • 相关内容
  • 2010-2016 第一网络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1234165454@qq.com 赣ICP06546454号
  • 聚焦应用创新、前沿技术、电子商务、网络热点;介绍精彩E生活;第一网络是互联网行业资讯平台、用户最信任的个人网上信息资讯平台,包含各互联网行业的信息资讯。